我从七楼的窗看日子——涓子
作者简介

叶子,本名左新国,1965年6月出生,安徽安庆人。1983年12月入路至铁四局五处,曾先后担任过分处工会、宣传、组织干事、党办主任、公司党委宣传部、党办主任干事、项目工会主席、项目书记等职,现任中铁四局重庆分公司纪委副书记、党群工作部部长。

图书简介

诗文集从作者创作的大量作品中精选了100余篇(首),有部分作品曾发表于中央、省、市(局)级报刊、杂志。文集共分两个部分,即:诗歌篇、散文篇。30年前,作者有幸成为新线铁路建设者的一员,在筑路架桥之余,从工棚里开始悄悄做起“诗人”的梦想。他将诗的触角深入到筑路生活的一些细小角落,用饱含真情的笔墨书写身边的人和事,反映筑路人的酸甜苦辣,抒发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以及对人生的感悟和思考。他的诗歌既有大量抒情风格的,也有浓厚叙事、哲理意味的佳作,如文集中的《那个冬天》、《我心中的肖像》等就是这类风格的代表。有的诗歌飞瀑似的激情和反复的吟唱在读者心中产生久久的共鸣,如诗作《雪落在戈壁滩上》等。近些年来,作者随着对筑路一线生活多年的积淀和领悟,又开始进行了散文的尝试和创作。他的散文既有对远方故乡、亲人的思念,也有对筑路人的赞美和讴歌,更有通过季节的变化对人生的深思和感悟。如《外婆的心愿》、《感悟芦花》、《石榴树之悟...

在线阅读电子书

独坐灯前心灵独白之一

  多年来,我都在背向诗歌作一次生命的远游。对社会生活及人生命运的过多思考,使我懒以为诗或不能为诗。我不知道这是对生命与诗歌的绝望还是挚爱。今年初夏,我来到了美丽的山城重庆,又开始了一次“寻梦”似的跋涉。工作之余,我常常把自己关进一片小小的空间里,面对诗歌以及手中的笔或鼠标,我一直在和语言与心灵深处的某种无奈较量。我静坐如佛,总是让一张张无字的纸笺,在深长的呼吸中漂泊,祈愿拥有一片纯静、深远的天空。


  前不久,从赣东北的第二故乡瓷都景德镇归来,已是初冬时节。今夜,独坐灯前,让我感动并为之一振的是书桌上又多了几本来自远方的最新诗歌报刊,那放射着纯洁光辉的文字使我没有一点倦意?;叵胱约涸吖氖柚?,现在,我已是越来越感到有一种巨大的困难和我以及诗歌抗战争。退或是进?我不想说。


  我知道美好的果实从来不是举手可得的。但面对金钱与世俗,虚伪与欺骗,我还是要固守诗歌,固守一种朴素,一种坚贞与永恒。因此,我总生活在一种挣扎、忧郁抑或迷惑的焦虑之中,我在心中一遍遍重复“爱情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一次次地宽容身边存在的庸俗的事物和掌中单调的纹路,一句一句的剖析心灵深处的诗歌,每每此时,我似乎支离破碎的头颅中便有了一种不寻常的激情和飞瀑的力量。


  诗歌有时使我身心疲惫,使我痛苦不堪,却是我的生命有了更高的飞翔。我依然泅渡苦涩的海水向远方行进,向生命与崇高亲近,向梦中那辉煌的太阳靠近。我想,一个酷爱写作的人,不应该过分奢望什么,只要用血和泪写出击穿灵魂的作品,便无愧于夜夜不息的灯火了,无愧于那些依然关心宽容激励自己的人。


 独坐灯前,我静静的坚守一片纯净的天空,用闪着荧光的笔帽小心地罩住这灵魂的笔者,做着生命与诗歌远游的梦。


我们需要点诗意的生活心灵独白之二

  记得2010年仲秋来到遥远的大西北新疆兰新铁路二线工地之后,我曾对远方的一位文友风趣的说:“千里迢迢,从内地到新疆我只带上两本书籍,一本是《铁路建设项目标准化管理手册》,一本是跟随我20多年的《朦胧诗选》,可见我对这本书的痴爱。我既是一名兰新铁路建设者,又是一位寻梦的人。”而这位朋友笑曰:“一个对生活始终保持诗意的人,他的内心一定充满着激情……”


  是的,20多年过去了,北岛、顾城、舒婷、梁小斌、海子、骆一禾等一批朦胧派诗人的名字却未曾淡忘,他们当年创作的诗句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来寻找光明”(顾城《一代人》);“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回答》);“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舒婷《致橡树》;“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舒婷《神女峰》);“我在这广大的田野上行走/我沿着心灵的足迹寻找/那一切丢失了的/我都在认真思考”(梁小斌《中国,我的钥匙丢了》);“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们需要点诗意的生活。这些诗句不仅可以给我们以信念的支撑,也可以在我们落寞和孤独时,为我们的内心取暖驱寒。


  当今社会,能够做到漂洗原始欲望,过滤社会杂念,内心沉静而无愧,真的很不容易。正是因为有像《朦胧诗选》一类书籍的存在,方能将我们的内心导向平和与宁静。


  《朦胧诗选》已经陪伴我走过20多年人生路,它的大部分诗作是能够直抵人心的。当面对困境、挫折乃至失意时,我总是想到它曾经给予我的信心和力量,启迪和感悟,因为在内心深处我需要点诗意的生活,我需要这些穿透灵魂的诗句……


  有时,走在茫茫戈壁荒滩,我会忽然想到梁小斌的诗句:“我提醒你/有一朵花从你脸上被撕走/要记住  婴儿时期的笑容……”走着走着,我的脚步会变得更加刚劲有力了。


  也许,我们都会渐渐老去,但《朦胧诗选》依然年轻。也许,命运有时对我们不公,但我们依然要微笑地面对生活,珍爱生命。